• 新闻
  • E杂志
  • 人脉
  • 专题
  • 视频
  • 会议
  • 展会台历
2020年,哪家化工企业最赚钱?
来源:雅式橡塑网    作者:黄皓宜    日期:2021.07.29

美国《化学与工程新闻》(C&EN)发布的2021全球化工50 强的调查数据显示, 50强2020年实现了7958亿美元的化工收入,比 2019 年下降了 7.1%。考虑到去年年初,世界各地的经济体为了遏制疫情的采取了“闭关锁国”,这并不是一个糟糕的结果。


1.1.jpg

 

2021年全球化工50强企业排行榜的收入门槛为64亿美元,其中,美国入选企业有10家,日本入选企业有8家,中国入选企业有6家,德国入选企业有5家,韩国和英国入选企业各3家。

 

1.2.png

2021年全球化工50强排行榜(图片由本公众号根据C&EN网站数据编制,转载请注明来自“CPRJ塑料橡胶公众号”)

 

新冠疫情对化工企业影响不均衡

 

与去年相比,此前C&EN公布的2019全球化工50强榜单,主要基于 2019 年疫情前的表现, 50强在2019年实现了8556亿美元的化工收入,比上年下降5%。2020年全球化工50强中,有 44 家公司 2020 年的化工利润下降了 22.6%,但2019年50强中的 46 家公司的化工利润下降幅度更大,为 28.2%。当时许多主要市场和经济体的经济活动已经开始放缓。

 

根据欧洲化学工业委员会的数据,2020年全球化工品产量下降了0.1%,行业基本企稳。

 

国际油价也带来一定影响,去年年初,随着经济停滞和人们呆在家里,原油价格暴跌,拖累化工品价格下跌。然而,石化产品的销量相对强劲,因为聚乙烯等一些产品的需求有所增加。

 

事实上,新冠疫情 对化工行业的影响并不均衡。例如,面向航空航天和汽车行业的化工公司受到重创,但面向食品包装材料和个人防护设备行业的化工供应商销量强劲。

 

可持续发展成投资重点

 

新冠疫情并不是今年的唯一主题。另一个未反映在数据中的是可持续性。与几年前相比,2020年几乎所有化工企业都更加关注环境绩效。

 

例如,全球 50 强中的十多家企业都有重大的塑料回收计划;此外,类似数量的公司正在寻求通过水电解而不是天然气来制造氨和氢气;还有一些企业正在彻底改革基本的石化工艺,以提高它们的能源效率。例如,陶氏、壳牌、SABIC和巴斯夫正在研发用可再生电力运行的乙烯裂解装置进行生产。

 

尽管变化很多,但2020年的50强榜单的特点是几乎不变——基本上,石化公司的销售额下降、排名下降;而工业气体制造公司或农业化学品公司往往倾向于崛起。

 

去年有三家公司未能入围50强:剥离油田化学业务的艺康,受到石化产品销量下滑的拖累的SK Innovation和PTT全球化工。而2020年新榜单显示,这次它突破化学品销售表现的限制:壳牌在中断 5 年之后,今年重新跻身全球前 50 强,生产聚酯化学品的荣盛石化今年首次入选,前陶氏杜邦农业化学品业务 Corteva Agriscience 也入选。

 

那么,排名前十的企业都有哪些?它们凭啥能上榜?

 

01 巴斯夫(2020年化学品销售额:675亿美元)

 

巴斯夫(BASF)是全球最大的化学品制造商,连续第二年领跑全球50强。尽管2020年COVID-19疫情爆发,但巴斯夫销售额并没有大幅下降,领先于排名第二的中石化,从 2019 年的约50亿美元扩大到2020年的近210亿美元。

 

b.jpg



作为行业领导者,巴斯夫2019年发布的温室气体排放目标相对温和:在整个2020年代维持其碳排放量的增长目标。今年,巴斯夫做出了改变,公布了一个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未来十年,巴斯夫的碳排放量比 2018 年下降 25%。

 

巴斯夫正在中国建设一个大型一体化生产基地,新目标意味着该公司需要将其当前业务的碳排放量减半。巴斯夫正在开发有助于实现这一宏伟目标的技术。它正在蒸汽裂解炉中测试可再生能源电力加热器,而不是化石燃料炉,并计划使用电解来产生氢气。

 

这家德国公司最近优化了其业务组合。6 月,它以14亿美元完成向日本DIC出售其颜料业务。巴斯夫和Clayton, Dubilier & Rice将他们的Solenis水处理化学品合资企业出售给私募股权公司Platinum Equity,交易价值为 52.5 亿美元。

 

02 中石化(2020年化学品销售额:467亿美元)

 

中石化是中国最大的化工制造商,比世界上大多数其他大型化工公司更早受到了新冠疫情的打击。中石化去年的化学品收入下降了24%。营业利润下降38%。尽管如此,中石化仍专注于长期增长,资本扩张计划方面远比大多数大型化工公司要雄心勃勃。例如,今年和未来两年,中国石化将在中国海南镇海和天津完成新建乙烯裂解装置。此外,它将于明年开始在镇海建设一座大型丙烷脱氢装置,希望在2025年完工。

 

03 陶氏公司(2020年化学品销售额:385亿美元)

 

面对新冠疫情,陶氏公司(DOW)勒紧裤腰带,去年7月启动了一项削减成本计划。该公司表示,将裁员6%,即约2,200个工作岗位,以期在2021年底前每年节省超过3亿美元。

 

该计划还打击了制造产出:该公司正在关闭位于美国的胺和溶剂工厂。美国和欧洲关闭小型聚氨酯工厂和涂料反应装置。陶氏还在2020年剥离了码头和铁路资产。

 

在裁员的同时,陶氏也同步进行投资。例如,陶氏计划在中国湛江建设一座耗资2.5亿美元的特种化工厂。最早期阶段,该计划将侧重于新的特种聚氨酯和烷氧基化物设施。陶氏表示,未来可能会在该地点启动更多项目。

 

04 英力士(2020年化学品销售额:313亿美元)

 

英国化工制造商英力士(Ineos)在 1 月份完成对BP芳烃业务的50亿美元收购后,将大部分旧的BP化学公司重新合并,2020年这块业务的销售额约为36亿美元,是世界上最大的纯化对苯二甲酸(一种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原料)生产商之一。

 

英力士也是一家大型醋酸生产商。它将加入BP以前的烯烃和聚烯烃业务,英力士于2005年以90亿美元收购了该业务。去年,英力士收购了其合作伙伴Sasol在 Gemini HDPE的50%股权,这是一家位于德克萨斯州拉波特的高密度聚乙烯合资企业。这一合作于2017年完成,工厂设在英力士的地址。

 

除了收购,英力士也正在投资于可持续发展。英力士位于挪威的Rafnes工厂正在安装一个20兆瓦的电解槽,以从水中制氢;英力士Styrolution部门正计划在法国建立一座工厂,将聚苯乙烯解聚成其原材料苯乙烯。

 

05 SABIC (2020化学品销售额:288亿美元)

 

沙特阿拉伯的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于2020年6月完成了对石化制造商SABIC 70%股权的收购。此次收购旨在实现沙特阿美的多元化,沙特阿美目前严重依赖石油和天然气。

 

s.jpg


但在交易完成后不久,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和沙特阿美宣布他们正在重新评估一个计划中的一体化生产基地,该基地将每天400,000桶原油转化为每年900万公吨的石化产品。他们新的、更温和的计划是建造一个乙烯裂解装置和衍生装置,将与现有的阿美炼油厂整合。

 

SABIC和沙特阿美另一项合作是,两家公司去年9月向日本的一家发电厂运送了40吨氨。氨被认为是“蓝色的”,因为在其制造过程中排放的二氧化碳被捕获并用于提高沙特阿拉伯的石油采收率和甲醇生产。在另一项战略举措中,SABIC开辟了一项独立业务,包括其聚苯醚、聚醚酰亚胺和复合物。,SABIC 2007年通过收购GE塑料获得了这些业务。SABIC曾试图将它们与科莱恩的母料业务合并,但这些谈判在2019年破裂。

 

06 台塑(2020年化学品销售额:277亿美元)

 

台塑计划在路易斯安那州圣詹姆斯教区建造的价值94亿美元的石化综合设施陷入困境。它当地担心污染的社区组织及希望停止塑料生产的环保组织的强烈反对。

 

当地团体Rise St. James的负责人Sharon Lavigne最近因其努力获得了著名的高盛环境奖,这表明台塑这一项目遭到了高调的反对。该项目面临着实际障碍。值得注意的是,美国陆军工程兵团于11月暂停了对该设施的许可。相比之下,台塑在得克萨斯州Point Comfort工厂的运作较为顺畅,去年在那里启动了乙烯裂解装置和低密度聚乙烯装置。

 

07 LG化学(2020年化学品销售额:255亿美元)

 

LG化学和另一家韩国公司SK Innovation在4月份解决了一场电池技术纠纷,该纠纷可能会扼杀美国的电动汽车生产。

 

LG曾指控SK盗窃商业秘密,要求索要18亿美元的现金和未来的版税。由于冲突,SK几乎放弃了在格鲁吉亚生产电池的计划。该和解非常重要,以至于美国总统乔·拜登 (Joe Biden)在一份声明中指出,美国需要“一个强大、多元化和有弹性的美国电动汽车电池供应链”。在与电池相关的其他新闻中,LG在4月份宣布,它在韩国丽水生产碳纳米管的产能增加了两倍多,用作导电添加剂。

 

08 三菱化学(2020年化学品销售额:253亿美元)

 

Jean-Marc Gilson于4月接任这家日本公司的CEO,接替即将退休的Hitoshi Ochi。一名非日本人担任首席执行官,这在日本是非常罕见的事情,Jean-Marc Gilson也是三菱化学(Mitsubishi Chemical)首个非日本人CEO。

 

该公司的主要项目之一是使用其Alpha技术建造美国甲基丙烯酸甲酯 (MMA) 工厂,该技术使用乙烯、甲醇和一氧化碳而不是通常使用的丙酮制造丙烯酸树脂前体。

 

近十年来,三菱化学一直在酝酿这样一个项目。现在,该公司正在路易斯安那州盖斯马购买土地,并希望在2025年之前建成一座工厂。此外,该公司还关闭了位于德克萨斯州博蒙特的一家旧MMA工厂,为建新工厂做准备。

 

三菱化学也在努力使丙烯酸树脂更具可回收性。该公司正在日本与Microwave Chemical合作建立一个示范工厂,以测试使用微波辐射分解丙烯酸的技术。它还与Agilyx合作使用热解分解聚合物。

 

09 林德(2020年化学品销售额:244亿美元)

 

林德(Linde)正准备将其工业气体和工程专业知识应用于可持续化学。在伊利诺伊州斯普林菲尔德的一家燃煤电厂,它正在安装一个碳捕获试验工厂。在德国博格豪森,林德旨在与瓦克化学合作,用绿色氢气和二氧化碳制造甲醇。

 

林德和ITM Power的合资企业计划2022年建立一个制氢电解槽,该电解槽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基于质子交换膜的电解槽。林德还与巴斯夫和SABIC合作开发以电力供电的裂解炉,使用替代能源而不是化石燃料。林德与壳牌合作,研究一种催化氧化脱氢工艺来制造乙烯。

 

10 利安德巴赛尔(2020年化学品销售额:234亿美元)

 

如今,大多数大型化工公司都在塑料回收方面加大投入,以应对公众对塑料污染的强烈反对。利安德巴赛尔走到了队伍的前列。

 

利安德巴赛尔首席执行官鲍勃·帕特尔 (Bob Patel) 是终结塑料垃圾联盟的创始人之一,该联盟由行业组成,旨在解决塑料回收问题。

 

利安德巴赛尔和废物管理公司Suez收购了塑料回收商Tivaco,并将其与Quality Circular Polymers合并,后者是利安德巴赛尔和Suez于2018年成立的回收企业。Quality Circular拥有一些知名客户,例如,新秀丽一系列可持续手提箱是可回收塑料材料制成。

 

与此同时,利安德巴赛尔继续以低成本的方式发展其核心石化业务。去年12月,该公司以20亿美元的低价收购了Sasol建造的一座新乙烯裂解装置和两座聚乙烯工厂的50%权益。同样,它收购了一家已经在中国建设的乙烯裂解合资企业。

 

资料来源:C&EN网站


点赞

0

参与评论

提交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