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
  • E雜誌
  • 人脈
  • 專題
  • 視頻
  • 會議
  • 展會檯曆
【幹貨】中國塑料環境足跡大盤點,未來“塑控”如何走
來源:雅式橡塑網    作者:章健玲    日期:2021.01.07

近日,中國石油消費總量控製和政策研究項目(以下簡稱“油控研究項目”)發布最新報告:《中國塑料的環境足跡評估》。


該報告由北京石油化工學院撰寫,從全球塑料汙染問題入手,研究了中國塑料物質流,分析了塑料產品全生命周期的環境影響,包括能源足跡、碳足跡和水足跡,並對中國的“塑控”策略提出建議。

 

全球塑料生產消耗了多少石油?

當前的塑料工業消耗了全球8% 的石油,僅塑料製造階段(將樹脂製成塑料產品)就產生了全球1% 的碳排放。若從全生命周期考慮,塑料生產和使用的碳排放占全球碳排放的3.8%。


石油開採.jpg


照常發展模式下,到2050 年,全球塑料生產將消耗全球20% 的石油供應總量,其中,1/4 多產品是一次性的;塑料生產和使用的碳排放可能占全球碳預算總額的15%,這尚未考慮塑料在開放環境中降解產生的碳足跡。

 

中國初級形態塑料累積產量有多大?

報告指出,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塑料生產與消費國家,且塑料生產與消費總體處於增長的通道。

 

在“一級回溯”機製下,2017 年,平均每個家庭以主動或被動的方式消費塑料86 公斤,其中,來自大宗消費的數量為82 公斤,來自微消費的數量為4 公斤。另有14公斤塑料消費發生在建築建設裝修、服裝消費和“一級回溯”以下的產品消費中。

截至2019 年底,全國初級形態塑料累積產量達到10 億噸,塑料已經成為國家的“超級垃圾”。

 

中國的塑料物質流現狀如何?

中國在“塑控”——調控塑料生產、消費與後端處置問題所處的情形較全球大多數國家更緊迫。

 

物質流分析表明,2017 年中國國內消費的7567 萬噸塑料中,23.3%(1768 萬噸)以庫存增加形式停留在社會經濟系統之中,22.4%(1693 萬噸)被回收再利用,54.3%(約4100 萬噸)被填埋或被遺棄於自然之中。2018 年的塑料物質流宏觀格局與2017 年基本相似。


 物質流分析1.png

物質流分析2.png


在2017 與2018 兩個年度,中國塑料消費的部門流動格局基本保持穩定。其中,約38% 的塑料用於包裝,6% ~ 8% 用於生產日常塑料製品。塑料在建築領域發揮著“以塑代木”的作用,在電子電器、汽車生產中發揮著“以塑代鋼”的作用,是有利於節能減排的。“塑控”最關鍵的部門是包裝的緊鄰下遊,如飲品製造部門。

 生產部門流.png


哪種塑料能耗最少?

報告指出全國每製造1 噸塑料製品平均能耗為0.27 toe,其中電力500kWh。就同類產品而言,能源消耗以PVC 塑料製品的最高,其次為PS 與ABS 塑料製品,PE與PP 塑料製品的最低且大致相當。

 

在水資源影響則是ABS 產品最高,其次為PS 與PP 產品,而PP 與PVC 產品最低。

 

不同原料製成的塑料製品的資源環境影響比較關系基本一致,W2P 影響由高到低依次為:其他塑料製品、日用塑料品、薄膜塑料、包裝塑料。

 

綜合用後處理、處置的難易程度及處理技術的資源環境影響,塑料製品的資源環境影響程度由高到低依次為:其他塑料製品、日用塑料品、飲品包裝瓶、外賣餐盒、日化品包裝、其他包裝、薄膜塑料袋。

 

考慮用後處理、處置環節,包裝塑料中飲品包裝瓶回收利用相對容易實現,其次為日化品包裝、外賣餐盒,而薄膜塑料、其他塑料包裝的收集難度要相對大得多。湖北荊門老垃圾填埋場垃圾組分信息也證實了這一點[45]:填埋塑料廢棄物中最常見的類型是塑料袋,占41%。

 

可降解塑料真的環保嗎?

伴隨“禁塑令”的升級與實施,可降解塑料成為了一次性傳統塑料的重要替代品。分析表明,不同品類(大類)的可降解塑料環境績效差異顯著,在塑料領域,“可降解”並非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代名詞(圖4- 11)。塑料的本質碳齡和其在產品鏈中的位置,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它們的相對環境友好性。

 

上述比較分析是基於質量單位而言的,未考慮從聚合物到塑料製品中的物料需求差異。向下遊加工、製取塑料製品的過程中,每噸可降解樹脂與傳統樹脂的能源需求基本相當。


而塑料使用是功能決定的。在功能單位一致的情況下,新生代塑料製品的物料需求普遍較傳統塑料製品要高,例如,1.5~2 公斤PBS 製塑料托盤在功能上才與1 公斤PP 製塑料托盤相當。在功能單位下,PBAT 塑料、PBS 塑料的環境影響通常會更大一些。


對不同區域宣稱為“可降解”的塑料製品進行原料組分調查,100% 生物基的塑料製品占比極微。全國可生物降解塑料產量僅十幾萬噸,有限的供給與“禁塑”帶動的巨大需求之間有巨大的缺口。


可降解環保袋.jpg


商機之下,工藝成熟、投資相對低的PBAT/PBS 產能擴張沖動明顯,PCC 也備受關注。然而,高足跡的PBAT/PBS、PPC 產品在市場中叫座,在環境中並不叫好。特別是當末端處理方式為焚燒的情況下,替代既不能實現“減量”的政策預期,又支付了更高的環境成本,公眾原本為保護環境而進行的綠色購買(可降解塑料)支付變成了損害環境的“賠償金”

 

未來15年,中國“塑控”如何走?

報告認為,未來15 年,中國塑料經濟發展、“塑控”的核心應是由“應對產業鏈末端的塑料垃圾汙染”向“應對線性塑料經濟”轉變,改革機製體製,加速發展可循環、易回收、可降解的塑料經濟模式。

 

報告預計,通過“塑控”措施,到“十四五”期末的2025 年,中國家庭塑料消費可在2017 年的基礎上減少10%。“十四五”期間,全國通過消費、生產環節的“禁限塑”,累計減少傳統化石基塑料消費1180 萬噸。

 

到2035 年,在2017 年的基礎上可減少25%,節油1800 萬噸。“十四五”期間消費、生產環節的“禁限塑”重點是減少“快消”型塑料特別是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的使用與消費,在相關機製體製建設上取得突破。

 

在2026 至2035 年的十年裏,“減塑”較“十四五”時期放緩,然而,“塑控”的情形更為復雜,既要繼續減少“快消”型塑料使用與消費,還要積極應對新型“快消”型塑料與美好生活需求下的存量型塑料消費增長。

 

報告建議,中國“塑控”的總策略為:分類管理,減量發展,抓準熱點,以政策優化與創新發展推動與保障。塑料管理要抓住熱點場所、熱點產品、熱點行為,以及產業鏈服務保障創新,包括:1)生產者包裝設計創新;2)外賣餐具利用模式創新;3)物流包裝利用模式創新;4)塑料回收分類創新。

 

政策建設主要包括:建立清晰的生命周期評價(LCA) 視角下的塑料管理機製,夯實生產者責任延伸製,完善塑料包裝標誌製度,鼓勵各類生產者改革產品及包裝設計及服務模式,加強公眾宣傳與引導,充分調動非政府組織的力量,引導生產者、銷售者、進口者、消費者的塑料消費態度、意識與行為轉型,以及創建塑料信用機製,創新塑料回收再利用機製。

 

資料來源:自然資源保護協會

 

點贊

0

參與評論

提交

全部評論

猜您喜歡